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行业动态 >> 琉璃瓦的过往综述
详细内容

琉璃瓦的过往综述

    瓦片,原本色泽灰黑无光,然而,紫禁城的瓦表面光润如镜,这种瓦叫琉璃瓦,这种瓦成为中国帝王之家的专属用品,也成为中国建筑的象征。

    六百年前的一天,哥伦布乘着大船徐徐起航,去寻找传说中遍地流淌着黄金的东方之城。那座西方人梦想中的城池就是中国的紫禁城。然而,让紫禁城光彩流动的并非黄金,而是闪耀着金色光泽的琉璃瓦。
    在北京和平门外,有一处叫做琉璃厂的地方,相传曾经是当年烧制琉璃的官窑,在这里,至今仍然能够找到这样的胡同:沙土圆正是当年烧窑堆放沙土的地方。这里曾经的名字叫“海王村”,元朝时,朝廷为修造宫殿,在城郊海王村开设了官窑,烧制琉璃瓦,更名为“琉璃厂”,沿用至今。如今,这里已成为北京一条古朴、典雅的街道,聚集着众多古旧书籍、文玩古董商店,昔日的琉璃窑早已不见踪迹。

    在古老的琉璃官窑厂内,细心的人会发现,这里的琉璃窑是成对出现的,因为,一块色泽美丽的琉璃瓦,必须经过两座窑炉的煅烧方可制成。

    琉璃的制作工艺是采用两次烧成的方式,第一次将制好的黑色瓦坯烧成洁白的素坯,第二次则是为素坯施釉后烧成色彩缤纷的琉璃瓦。上釉的素坯经过窑火的洗礼,火温稍有差异,出窑的琉璃瓦便呈现出不同的色彩。

    中国古代的君王希望王宫如同皇朝能够流传千秋万载,于是对琉璃瓦的制造要求极为苛刻。当年这些琉璃瓦的背面不仅仅留下了制作工匠的名字,也决定着那些留下名字工匠的身家性命。因此,紫禁城的琉璃瓦能够坚固精致,历百年不破。琉璃渠村出产优质的煤页岩,这里的村民精于琉璃工艺,自元代始,朝廷就在琉璃渠村设立官窑,专门烧制宫廷用的琉璃瓦。一块瓦,要经过十六道工序,花49天方可制成,烧制琉璃瓦的造价昂贵,有“一片瓦、一两银”的说法。

    智化寺是北京现存唯一的明代庙宇,它的屋顶上覆盖着黑色的琉璃瓦,这里曾经是明朝宦官王振的家庙,王振为了使用琉璃而不被发现,选用了黑色的琉璃瓦,远远望去,与普通的瓦片差别不大。防水性和稳定性使琉璃瓦成为理想的建筑材料,琉璃高昂的造价又使得它诞生以来就仅限于重要的建筑使用,成为既有财力又有权势的皇室首选之物。在千年的漫长岁月里,皇室逐渐垄断了琉璃的使用权,《大清会典》中更以法律的形式将其纳入封建等级制度:非皇家特许,普通大臣和百姓绝不能使用琉璃。

    琉璃瓦缤纷的色彩来自其表面的釉料,然而,如何调制出纯净光艳的釉色是琉璃行内千百年不外传的独门之秘。人们看得见的只有“入窑一色,出窑万彩”的奇妙变化。神秘的釉色,融合了中国人的色彩观念,使琉璃瓦承载了更深远的含义。

    琉璃瓦与建筑之间出于承重、美观的考量,有着严格的比例关系,中国古代的宫廷建筑,其大小、样式均有定规,宫殿的高度、屋梁的数量、屋檐的层级都因使用者的身份而不同。这样,屋顶的琉璃瓦就需随宫廷建筑的规制而改变。数百年来,琉璃匠人们将琉璃的法式总结成口诀,口传心授,自成体系。吻兽所放置的位置在正脊和殿顶两坡的交汇处,是屋顶梁柱的支点,要制作琉璃瓦,首先应确定吻兽的大小。按照琉璃行内的口诀,吻兽的高度由大梁决定,为梁高的五分之二。

    一弹指烟灰从元代飘来,夹杂着琉璃瓦的清香。我循循而去,隐约可见那艳釉的光彩。然而在这单单的清香之中,却隐藏着将近八百年的历史和无数的故事,这些故事正如故宫太和殿顶上的琉璃瓦那样历经久远,在发掘这些陈年旧事的同时,无意间,我们的发掘过程也成为了故事。
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5833742832
15227452975
- 客服
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,加我微信